【溯源甘肃】秦汉时期甘肃的雕塑和工艺美术

2020年03月18日12:54

来源:甘肃新闻网

秦汉时期甘肃的雕塑和工艺美术


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的玉蝉


武威雷台汉墓出土的绿釉陶雕楼院


灵台县出土的西汉铜博戏俑

秦汉时期甘肃的艺术,内容丰富,享誉遐迩。在雕塑和工艺美术方面,玉雕、木雕、金属雕、泥塑和小手工艺作品流传下来的较多,艺术价值较高,是魏晋隋唐以来甘肃雕塑和工艺美术发展的基础,也是“丝绸之路”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玉雕和木雕

甘肃发现秦汉时期的玉雕并不多,但都很精美。如1976年,考古学家从秦安县陇城公社上袁家村秦墓发掘出土一件谷纹玉璜,通长13厘米,宽2.5厘米。玉色青白,沁黄,透亮,呈扇面形,正中有一小孔,周边扉棱出廓,表面饰谷纹,一面阴刻有“左百在一”四个篆字。为罕见的秦代佩饰珍品。现藏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。

甘肃正宁县湫头乡西侯郎出土的一件汉代猪形玉握,高2.9厘米,长12.1厘米,宽2.4厘米。呈平卧圆柱形,四肢屈于身下。玉猪雄浑博大,用自然豪放的“汉八刀”技法雕出,刻线为一面坡形。可能是墓主人生前喜爱的握玉,死后随葬。

甘肃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的一件玉蝉,长6.4厘米,宽3.1厘米,厚0.8厘米。青白玉,圆雕。腹平、背凸。玉蝉头中部凸起,下有穿孔用于系挂。双面用阴线雕刻出蝉的双目、双翼、腹、尾等轮廓。玉质晶莹,造型逼真,为佩玉。武威雷台汉墓出土的一件玉带钩,长10厘米,宽1.5厘米,厚2.7厘米。质地为青玉,用浅浮雕刻出。钩首呈龙头形,高而窄,钩肚圆鼓,背有一圆钮。当是贵官豪强的用物。

甘肃出土的汉代木雕很多。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,现藏甘肃省博物馆的一件彩绘木雕六博俑,极具考古价值。棋盘长29.2厘米,宽19.3厘米;木俑一高275厘米,一高28.5厘米。棋盘上绘黑底白色“规矩纹”图案。两男俑跪坐相向博戏,均梳椎髻,身着黑白相间色右衽交领长袍,墨绘五官、发髻、胡须、衣领、袖口等。左侧俑一手抚膝,一手平举,似说:“出!”右侧俑一手拄地,一手拇食二指捻一长方形棋子,其余三指伸直,似在谋划下注。两俑神态逼真,栩栩如生,反映两位闲逸老者专心对弈的场景,是一件极为珍贵的工艺品和供研究的实物。

甘肃省博物馆藏有一件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的木轺(yáo)车,马长78.8厘米,高88.2厘米;车高95.2厘米,长96.5厘米。由舆、伞盖、舆奴和马组成。车有双辕双轮,双轮各有辐条15根。舆奴跪坐,作双手持缰状,以黑白两色勾出眼、鼻及冠服。马用红白黑三色彩绘,头部有铜当卢(又作“当颅”,马首饰物)。兽面饰衔嚼一副,领上套轭。按当时的法规,应为六百石至一千石官员的用车。

1988年武威柏树乡旱滩坡汉墓出土,现藏武威市博物馆的汉木鸠杖,残长71.5厘米。杖首为一长19.5厘米,宽4.8厘米,高7厘米,用松木雕的鸠鸟。鸟身椭圆形,两腿弯曲,呈卧状。口含一物,扁平尾上翘。墨笔绘眼睛和羽毛。鸟腹有一圆卯和杖杆相连。杖杆为细长圆木。杖鸠造型生动温馨,简洁朴拙,是研究汉代木雕艺术和尊老政策的实物资料。

甘肃出土的汉代木雕,还有彩绘木俑、彩绘木鸡栖架、彩绘木卧狗蹲狗、彩绘木马、彩绘木独角兽、木虎、木羊、木猴、彩绘木卧猫、木牛拉犁、木牛车、木斗、木盒、木剑、木匙、木勺木篦、出火燧、木尺、木转射、木几案、烙花圆木樽等,共几十种。

工艺美术

甘肃秦汉时期的工艺美术品存世不少,相当珍贵。如出土秦朝的铜鍪(móu)、蒜头壶、茧形壶,都是有区域特色的铜制工艺品。甘肃武威东汉墓出土的薄如蝉翼的纱衣,明亮光洁的青瓷等,反映这一时期工艺美术达到的高超水平。武威市磨嘴子汉墓出土的织锦绣绢针黹(zhǐ)盒,高16.9厘米,长31厘米。以苇作胎,外用绢、锦等织物,织成富丽精细、结构明快的花纹,锦上还有精美的锁绣纹饰。针黹盒内装纺线锭、缠线板、线轴等,锭长20.2厘米,制作精巧,打磨光滑,是存世罕见的汉代纺织工具。缠线板上缠绕的丝线,历经两千年仍有光泽。

1972年,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一件釉陶熏炉,高13.7厘米,炉盖作层林叠峦状,顶上塑一小鸟,鸟可以转动,熏炉小巧玲珑,既实用又颇具观赏价值。

1984年,武威韩佐乡红花村出土一件汉代的金头花,高约8厘米、径6.4厘米,重17克。使用锤碟、焊接、镶嵌技术制成。花茎是用金箔片卷成筒状,顶端对称地弯曲伸展出四片椭圆形长叶,中间安一圆环。叶面茎脉可辨,叶端各焊一小环,供吊垂其他饰物,饰物已佚落。四叶中心圆环内、外屈曲伸出七枝细茎,茎端分饰四朵盛开的八瓣小花、两只待放的花蕾和一只小鸟。花心原镶有宝石,已佚。这枝金头花用料昂贵,造型华美,制工精细,反映甘肃汉代工艺美术的较高水平。

1987年,文物工作者从金塔县金塔乡五星村采集到一件琥珀雕对鸟纹佩饰,长4.5厘米,宽5.8厘米。色橙黄,表面泛白。呈连体交颈对啄的双鸟形。鸟体扁圆,像一对合体的豆荚。双目如珠,啄喙尖长,相接相吻。二鸟双喙处有三角形穿孔,鸟身中下部也有一横孔,可随机穿系佩挂。这件佩饰形态别致,雕技巧妙,玲珑美观。现藏金塔县博物馆。

1992年,文物工作者从灵台县百里乡路家沟村征集到一件铜鎏金嵌贝卧鹿镇,高5.2厘米,长9.8厘米,宽7.8厘米。镇体作一挺颈昂首,双目圆睁,屈肢伏卧的鹿形。椭圆形腹,底平,鹿背像一空盘,边缘浮雕四肢,表面鎏金,以一圆形褐斑海贝嵌于盘中,象征鹿身,是一件使用了复合加工技术的工艺品,有着华美绚烂的艺术效果。从其体积看,当是卧榻时用的席镇。

金属雕造和陶塑

甘肃秦安县上袁家村秦墓出土的秦两诏铜权,高7厘米,底径5.2厘米,重250余克,为秦一斤。权体为钟形,中空。顶部呈微弧形,有穿孔鼻钮。器表铸成多道觚棱,诏纹阴刻在觚棱之间,为小篆,刻秦始皇廿六年诏书和秦二世元年诏书。此权保存完好,能较准确地反映秦斤的标准重量,是研究秦代衡制及书法的重要实物资料。

20世纪90年代甘肃灵台县出土了一组西汉铜质博戏俑。俑最高9.2厘米,最宽9.7厘米。四俑相向跪坐,身着高领长服。其中二人头挽发髻,二人以宽巾裹头。坐姿不同,形态各异,有的前倾仰首,有的垂臂塌肩;有的袒胸露膊,似在伸手探取;有的屈腿斜身,默然扶膝静坐。四俑的面部表情不同,刻画细腻。他们或喜笑颜开,或严肃面对,或凝神沉思,或略显悲愁,神态活现,精彩逼真,具有高超的艺术性和研究价值。

甘肃武威东汉墓出土的铜马仪仗队,是甘肃这一时期金属铸造技术的极品。从艺术的角度看,雷台汉墓出土的铜车马仪仗队,由38匹铜马、一头铜牛、一辆斧车、四辆轺车、三辆辇车、两辆小车、三辆大车、一辆牛车、17个手持矛戟的武士俑和28个奴婢俑组成,是甘肃迄今发现数量最多的车马仪仗铜俑,气势宏大,铸造精湛,显示出甘肃汉代金属铸造艺术的杰出技艺和成就。尤其是那匹昂首嘶鸣、疾足奔驰的马踏飞隼,即所谓铜奔马,造型尤为矫健精美。塑造者摄取了奔马三足腾空、一足超掠飞隼的瞬间。让飞隼回首惊顾,两相比较更凸显出奔马的气势和速度。其全身的着力点集注于超越飞隼的一足上,精确地掌握了力学的平衡原理,构思巧妙,造型凝炼,具有卓越的造形技艺水平。除了铜奔马外,这里的铜骑吏、执戟铜骑士乃至每一件铜铸像,同样都是极为精美和珍贵的艺术品。

甘肃秦汉时期少数民族的金属制造技艺也很讲究。以武威雷台汉墓出土的一对金鐻鍝(jù yú)为例。鐻鍝是一种垂带金银的耳环,是古代少数民族的装饰品。这对金鐻鍝高4.2厘米。呈梨形,上部有环,金光灿灿,圆融优美,是甘肃汉代少数民族上层妇女的遗物,颇具研究价值。

《史记·封禅书·索隐》引《汉旧仪》说:秦人“祭人先于陇西西县人先山,山上皆有土人,山下有畤,埒如菜畦,畤中各有一土封,故云畤”。陇西西县治所在今甘肃礼县东北。畤是秦汉时代帝王祭祀天神五帝的固定场所,由秦襄公僭创,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畤就设在今甘肃礼县。这段话反映出秦人祭天时有祖先配祀,或在“人先”(即先人或祖先)庙前立畤祭天,其具体形式是山上有土人,山下有畤。“土人”就是泥塑的人像,它的作用相同于匈奴的祭天金人。这一记载说明当时西北已经流行泥塑人像的艺术,可惜至今未见考古实物。

甘肃汉代的陶塑继承了前代的艺术传统,又有许多新的改进。下面介绍出土艺术价值较高的几件陶壶和陶雕楼院。

甘肃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、现藏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一件云气纹彩绘陶壶,高28厘米,口径11厘米,底径13厘米。泥质红陶。侈口,束径,溜肩、鼓腹,假圈足,平底。主饰云气纹,用黑色勾线,然后涂以白色;腹中部有两组阴弦纹和压印的细绳纹,下腹部饰一周倒三角纹。另一件现藏临夏州博物馆的东汉御马飞奔图彩绘陶壶,1995年从临夏市场没收而来。它高38厘米,口径15.8厘米,腹径30厘米,底径21.9厘米。泥质灰陶,敞口,束径,溜肩、鼓腹,平底。腹部饰色彩鲜艳的红白黑彩绘,以红白黑相间的平行线纹分为三层,第一层饰倒三角纹,其间饰云纹;第二层主题为御马飞奔,绘一男子骑马上,策马奔驰,刻画相当细腻;第三层两侧饰长卷云纹。彩绘艳丽,精美超群。

1969年武威雷台汉墓出土,现藏甘肃省博物馆的东汉黄绿釉陶雕楼院,高105厘米,长67.7厘米,宽54.4厘米,是一随葬品。据介绍,它由23个构件组装而成,可拆卸。庄院四周有围墙,正面开门,门两旁设窗,装菱格形窗棂。正门上方建两层门楼,院内除正面外均有夹墙,院墙四隅上立两层角楼。门楼与角楼间飞栈通连。院中央矗立五层重檐高楼,每层四面坡出檐,由下至上逐渐收分。中央阁楼与四个角楼之外壁均设透窗,以便对外观察,遇有外敌来侵时可以由此射箭。陶院整体既是住宅,又是一严密通畅坚固的防卫体系。它是汉末河西地区豪强地主建立的武装防御式庄园的缩影。除了艺术特色外,还反映墓主人的豪富身份,以及当时动荡不安、劫掠不断、家自为防的社会背景。

甘肃省博物馆还藏有一件从武威长城乡征集来的陶楼院。长43.5厘米,宽37厘米,楼单层高32厘米,屋顶面长18.5厘米,宽17厘米。由院和两重楼阁上下套接而成。院平面呈正方形,有院墙。院内用十字形隔墙分为四区。前后院开方形门。有两层塔式楼阁,上下套接。楼身呈细长的四棱柱形,上有大屋脊顶。中部套接回廊,正面开门。楼院底部有四柱支撑。整体建筑也有瞭望防卫的作用,十分气派,是仿真的艺术品,反映出当时官僚豪强地主住宅的特点。

编辑:李梦颖